王忠民:若不及时处理 不良资产可能会变成僵尸资产

  本站讯 绿法(国际)联盟主办、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担任专业支持单位的“第三届中国经济发展与法律规制高峰论坛暨绿盟2018中国不良资产蓝皮书发布仪式”于2019年8月3日在北京举行。
  今年上半年不良资产的规模在逐渐上升,但是资产包的价格有下调。针对这个现象,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表示,“不良资产的数量是在涨,但是不良资产多了之后,如果不及时的处理,它的价格是下降的。越及时处理价格下跌的速度越小,存量的时间越长,资产在交易的难度和效率越大,这是一个必然的现象。”
  而根据麦肯锡发布的报告来看,预计到2020年我国银行业不良贷款达到3万亿,非银行不良资产规模是1.8万亿,总共是4.8万亿的规模,面对这么大规模的不良资产,未来需要更好处置不良资产的手段。
  王忠民表示,今天看起来,原有的一些机构,新的资产处置的机构,包括用基金的方法做这样的东西,基金专门做不良资产处置,还有基金投资前端的场景,可以做成SPV的形式,作为一个可交易的对象结合做。这显然是今天看起来处置不良资产兴起服务第三方和有效的场景发展的时期。
  以下是采访实录:
  本站:今天主要是说不良资产,上半年不良资产的规模在逐渐上升,但是资产包的价格有下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王忠民:现在已经进入数字化时代,过去的制造业,庞大的制造业会带来好多资产的更新迭代,如果未来都开无人驾驶的车,都开能源车的话,过去汽车制造的设备会有一个庞大的调整。如果任何这个领域的变化,从今天的经济周期看来,以及技术进步和发展当中,原有产业的不良资产,包括原有产业到经济当中表现为上市公司的股票,表现为信贷结构当中没有办法还款的存量,也会表现为不良资产。不良资产的数量是在涨,但是不良资产多了之后,如果不及时的处理,它的价格是下降的。越及时处理价格下跌的速度越小,存量的时间越长,资产在交易的难度和效率越大,这是一个必然的现象。今天我们看不良资产,将来可能会形成僵尸资产,这是什么概念?再也找不到可以交易的对象,再也不能找到可调度的东西,完全没有的东西就成为僵尸资产,永远没有用的东西。社会成本、产业成本一下子变成社会需要消除掉的东西。
  本站:我们看到麦肯锡也发布一个报告,预计到2020年我国银行业不良贷款达到3万亿,非银行不良资产规模是1.8万亿,总共是4.8万亿的规模,面对这么大规模的不良资产,未来有更好的手段吗?
  王忠民:今天处置不良资产的手段比过去多,庞大的形式就不举,举两个典型的例子。第一,过去处置不良资产,比如成立专业的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把不良资产一级市场当中,做事情的机构、人数、从业人员,估值、标价放开,让大家都去做。这个时候企业的资产每个月都有信用评估的人给你评估,在价格、市场当中都有基于信用基础上的价格。这个越准确,愿意交易的数量越多,你的不良资产在市场交易的可能性就越大。
  当不良资产增大的时候,社会对处置不良资产的金融机构,专业的第三方机构就会大量的开放和大量的提供,让他们有为的做这件事情。所以今天看起来,原有的一些机构,新的资产处置的机构,包括用基金的方法做这样的东西,基金专门做不良资产处置,还有基金投资前端的场景,可以做成SPV的形式,作为一个可交易的对象结合做。这显然是今天看起来处置不良资产兴起服务第三方和有效的场景发展的时期。
  包括最典型的AMC处置不良资产的公司数量在增多,数量增多的时候,里面处理不同类别的,更专业的资产管理公司也在增多,越专业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和市场就越有效。如果我们有真正有效的信用评级,过去交易步调的不良资产,是因为这个资产值多少钱没有人能够评级,如果有一个评级制度的话,基于这个交易的时候价值就存在。交易方拿走资产会说有用,比拿来的价格有更好的用处。对方只花这么多钱就把成本收回来,这样的评级制度在迅速的形成。
  还有一个例子,中国的证券化到今天为止还是二级市场当中最有效的市场场景,如果我们把ABS基于资产证券化的东西,现在放在两个环节,第一所有银行的信贷资产可以证券化。我们过去全部是企业资产的证券化,现在把信贷资产证券化,这个是形成不良资产主要的非交易场景,现在放到交易。现在资产每一天好坏,在二级市场证券化的价格当中全部表现出来,如果在不好,二级市场的价格就会下跌,就会有不同的人交易,风险不会长期的积累,会缓释转移,慢慢就有新的交易。如果把信贷资产当中不良的资产专门做成资产包,也可以证券化的时候,早早就到二级市场当中掉价,交易的人就可以做到,这是二级市场。
  需要强调一点,越是基于有效的市场特性解决,市场初期就容易达到,问题就不容易长期积累,有效性就更加的积极。社会资源就及时能够从非效率的地方流动到有效率的地方,再解决社会总的成长和发展。
  本站:您对蓝皮书有什么样的评价?
  王忠民:已经关注到现在不良资产的总规模、趋势、分类、估值、交易,整个不良资产的闭环系统当中大信息和大结构状态,已经给出来。另外一点,从律师、法物的角度当中,能够给出什么样的有效和跟进,通过提供法务最好的服务,解决不良资产当中的法务问题,让不良资产及时得到法务的服务,一定是嵌入这个场景当中最重要的一点。甚至还会推动基于不良资产和资产所有的法律逻辑关系和法律框架,法律的进一步提高和进步都会得到升华。
  本站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本站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Author: admin